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奴隶拍卖大会同人 夜之女主
奴隶拍卖大会同人 夜之女主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产AV在线看的_亚洲色欧美图另类综合_BT天堂_陌生性接触_天天看天天看天天享受]

地址发布页:

「放,放开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肌肉男!

  「哈哈哈,放过我?是我基思大爷不会放过你才对吧?什麽夜之女主,高傲
的夜的贵族,没有我基思大爷的鸡巴肏不到的女人,等我肏完了,就让我这班兄
弟们上,等他们上完了,就把你卖到轮到亚塞斯去,哈哈,看你还是不是什麽高
不可攀的贵族庄园主?」

  「你,你……啊啊……」冷傲而高贵的夜之女主气愤的尖叫着,却无法挣脱
肌肉男的手臂。

  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大老粗用一双铁铸般的胳膊,死死的箍着珊多拉的身子,
把她身上的礼服裙向下撕去,露出两个雪白的好像水蜜桃般的大奶子,使劲的用
手揉搓着,一根根好像铁棒子一样的手指,陷在夜之女主那白皙的简直就如月光
般圆润明耀的乳肉裏面,掐着珊多拉红嫩的乳尖,几乎都快把珊多拉的乳头碾碎
的,让夜之女主受不住的哭泣着,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都在裙下颤抖着,白光闪
耀,仰着粉颈的哀啼着。

  「放开,放开,痛死了,啊啊,你这个野蛮人!呜呜……」

  「哈哈,野蛮人,你还不知道我野的滋味呢。」

  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大老粗把手朝夜之女主的下身探去,在珊多拉惊恐的尖
叫声中,钻进她的内裤裏面,撚着那两片娇嫩的花瓣,就好像要把它们揪下来一
样,寻找着她那迷人的小穴,然后,又嫌麻烦,干脆把珊多拉的长裙向上一掀,
把黑色丁字裤的裤带用力一撕,「啪啦」一声,直让她那还挂着半边丁字裤的雪
白蜜臀全都裸露出来,粗大的胳膊,插进她的腿弯裏面,就好像架着小孩儿撒尿
一样,把她往自己怀裏一架,向上一举。

  「呜呜……」高贵的夜之女主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已竟然会以这样羞辱的姿势,
被一个男人抱住,然后对着一大群男人分开自已的私处,被他们看着。

  「你放手,放手!」她尖叫着,想要再施魔法,「老大,用这个,防着点这
个婊子。」,「哈,到了老大手裏,还有哪个女人能跑了?」,却被基思的一个
手下拿出一个黝黑的魔法项圈,套在了脖颈上面。

  「哇哇……」立即,準备再施魔法的珊多拉就好像被电流击中一样,发出一
声惨叫。刚刚凝聚的魔力,被脖颈上的项圈吸走,转化爲电流的沖击,让夜之女
主的身子一阵激颤,两个雪白的大奶子都是一阵触目惊心跳颤抖动着。

  「这,这是什麽?」

  「狗屎,没想到公会给的这个项圈还真有用!」一个基思的手下大声嚷嚷道。

  「当然了,那帮家伙不是说了吗,这可是那个勇者:哈罗德从迷宫裏带出来
的宝贝,专门对付魔法师用的。」另一个肏着珊多拉的女仆的男人一面拍打着长
发女仆的屁股,动着自己的下身,一面抹着嘴角的口水说道。

  「放开,放开我,主人……」

  「肏,别废话,你这个婊子,刚才捅我不是捅的挺开心的吗?」身后的男人
恼恨着女仆刚刚给自己的腿上来了一下,使劲的掐着她的奶子,拧着,一根粗大
的鸡巴在女仆的处女蜜穴裏使劲的捅着,整个鸡巴都被染成红色的,干着长发的
女仆。

  「马粪!就是不用这个,老子也能干这个骚货。」就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光
头佬大吼着,继续好像举着小孩撒尿一样,高举着夜之女主的身子,让手下看着
女贵族的私处,「看看,看看,这就是暗影庄园女主人的骚逼,怎麽样?是不是
镶着金边雕着玫瑰花瓣的?」

  「没有啊,也不过是两片肉而已。」

  「嘿,虽然都是肉,不过看着还真是嫩呢。」

  「老大,你把她的腿分开点,这样看不清楚啊。」

  「你……你们……」高傲的夜之女主受不住一衆狩女猎人的视奸,用手遮着
私处,羞愤的几乎昏了过去。

  一个个农民出身的男人,伸着手指,掰开暗之女主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指尖,
瞧着女贵族的私处。「呜呜……」,在一根根蜂蜡蜡烛的照射下,珊多拉被强迫
分开的美腿根部一片白皙,两片花瓣般的蜜唇,因爲几乎没有和男人交合过的缘
故,就像一抹白色的蚌壳般,紧紧挨在一起,只在中间的地方有一条细细的红缝。

  一个个手上满是老茧的手指,就像要看什麽秘宝一样,抓着珊多拉的下身,
拨弄揪着她蜷曲细嫩的贴在阴阜上的耻毛,一根根的扯动着,掰开两片白嫩的蜜
唇,捅戳着两片蜜唇间的肉缝,在那粉嫩晶莹的蜜肉上来回摩挲,抅挑着。

  男人手指的恐怖,恶心,好像烧火棍子一样的东西在自己小阴唇上滑动的感
觉,让冷傲的夜之女主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

  「呜呜……啊啊……」

  「不要,放开,你们这些下贱的农民……啊啊啊啊……」一向以冷豔和高贵
出名的珊多拉,清楚的感到一根根冰冷硌人的东西,揉摸着自己的下身,捅进自
己的小穴裏面,把自己的小穴向外掰开。灯光下,夜之女主的小穴就像一朵盛开
的花苞,被男人粗黑满是老茧的大手撑开着,露出裏面一抹粉嫩光亮的肉壁,好
像水晶般的嫩肉的蠕动。

  「肏,农民怎麽了?还不是照样摸你的骚逼?」

  「哇,这就是珊多拉的骚逼啊?」

  「不是说女贵族的骚逼都是有玫瑰花的香味儿的吗?怎麽没有啊?」

  「瞎说,是百合花的香味儿。」

  「嘿,还真有香味儿呢。」

  「放开,放开我……哇哇哇哇……」无助的珊多拉绝望的挣扎着,小穴裏被
异物捅进,被这些农民的手指玩弄的羞耻,疼痛,甚至还有一个人把脑袋挨到自
己双腿之间,自己的下身都能感到从他鼻孔裏喷出的热气的恐惧,让她再也受不
了的,再次尝试施展魔法,却又立即就被一股电流电的浑身乱颤,两团雪白的奶
子,还有大腿,都跟着抖动着,浑身好像撕裂一样的剧痛,每一丝肌肉都一起跳
动着,甚至在那瞬间,都胜过了被这些下贱的农民玩弄的羞耻。

  「呜呜呜呜……」

  「哈哈,还想用魔法?没事,继续用啊!你用多少魔力,就会被这个项圈吸
走多少,这项圈的钥匙在公会手裏,我们都没有的。」就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男
人大笑着,「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夜之女主肥白的大屁股上,然后又把自己
的裤子一脱,露出一根狰狞遍布,就像肉筋一样的大鸡巴,就这麽架着珊多拉的,
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裏面。

  「呜呜……不……不行……太大了,不要一下子插这麽深,会坏掉……啊啊
……」

  可怜的夜之女主痛哭着,哀啼着,被男人分开的双腿中间,赫然露出一根弯
曲狰狞的大肉棒,粗鲁的插进她娇嫩的蜜穴裏面,因爲太过粗大的缘故,直让珊
多拉那两片娇嫩的蜜唇,都被挤压着,连带着塞进蜜穴裏面,然后再在拔动之下,
从裏面带出,像一张食肉花的小嘴一样,紧箍在肉棒上面,一左一右的紧嘬着。

  「疼……疼啊……」一直研习魔法,从没接受过这麽大的肉棒的珊多拉使劲
的摇着螓首,疼的几乎快昏了过去。

  就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男人没有理会夜之女主的哭喊,把自己的老二向上一
顶,「啊啊……」,几乎都要了珊多拉半条命的,直顶到她的阴道尽头,一直顶
到宫颈口处。被强迫分开的小穴裏的疼痛,完全没有一点前戏湿润的蜜穴,粗大
的鸡巴生生挤进,完全没有一点快乐,只有疼痛的折磨,让高傲的夜之女主的脸
上流下两行清泪。而且,爲了能够减轻一点疼痛,她还不得不用手抓着基思的身
子,不让自己掉下,一对肥大的奶子随着呼吸,挺在胸前,急速的起伏着。

  「哈哈,看啊,夜之女主抓着老大的脖子了,是喜欢咱们老大吧?」

  「哈,就老大那根大肉棒,别说是这个骚货了,就是暗影女领主都得求着让
我们老大操!」

  「肏,你说话小心点,吓得我都软了。那女人谁敢碰啊?」

  「那女人又怎麽了?不也就是个女人,有奶子有屄,让人肏的吗?」

  「狗屎,别眼馋,不就是个女人吗?等我肏完了就轮到你们。」强壮的肌肉
男大声说道,完全不管珊多拉的哭泣和挣扎,继续一下一下用自己的鸡巴朝上顶
着。

  「啊啊……不行……不行……太深……太深了……」

  一下一下,缠满青筋的大鸡巴在珊多拉红嫩的小穴裏来回钻进,直让冷傲的
夜之女主双眼翻白。

  「女主人……」眼看着自己高贵的女主人居然被这些强盗这麽对待,珊多拉
的一名女仆挣扎着,想爬过去,却被抓着她的男人一抓她的小脸。

  「怎麽?想和你主人一样吃我们老大的鸡巴。哈哈,先伺候好大爷我再说吧。」

  浑身满是尿臊味儿的狩女猎人大笑着,把自己满是骚臭的鸡巴插在了短发女
仆的小嘴裏面,后面,另一个抱着她大屁股的男人也是一下一下的动着,「啪」、
「啪」的,抽着她的屁股。

  「肏,快点动起来。」

  「啊啊……不要打了。」

  「不行……不行……受不了了……」

  「呜呜……咕呜咕呜……呜呜咕咕……」

  「轻点……」

  「肏,刚才捅我们几个的时候不是挺利落的吗?」

  「来啊,前面的嘴也别閑着」另一边,其余几个狩女猎人也抓着那个长发女
仆的头发,让她仰起脸来,把鸡巴捅进了她的小嘴裏面。

  「咕呜……噗咕……嗤呜……呜呜咕咕……」

  「呜呜……咕呜……噗呜……咕呜……」

  「啊啊啊啊……不行,快拔出来……啊啊……太大……太大了……啊啊啊啊
……」

  曾经冰冷,孤寂的庄园内,三个雪白的娇躯被一个个丑陋黑黄的身影围绕着,
跪在房间中央的地板上。一个个穿的髒兮兮的男人,抱着女人雪白的身子,用自
己的肉棒,在女人的小穴,菊穴,还有小嘴裏,肆意抽插着。

  「啊啊……啊啊……不行……不行……」

  高贵的夜之女主被干的几近昏厥,又因爲疼痛,被折磨的没有一丝力气的,
高举着一双雪白的藕臂,向后仰着,攀在基思粗梗的脖颈上。烛光下,她那两个
坚挺饱满的巨乳,已经被揉搓的红肿不堪,两粒殷红的乳头就像两粒坚硬的红宝
石一样,高悬在蜜肉顶端,随身身子的扭动分外向前翘挺着,一下一下的起伏着,
一头黑色的秀发紊乱蓬松的垂在自己香肩上,天鹅般修长雪白的粉颈上箍着一圈
黝黑丑陋的金属项圈,黑白分明的色泽,充分显示着一种异样的羞耻,单薄的一
字文的锁骨上落满香汗,还有一下下甩动的大奶子下面露出的一抹光滑雪白的脐
线,和小小的肚脐。一袭被撕碎的长裙,就像破布一样缠在她的腰间,一双修长
光裸的美腿,被摆弄成羞耻的M形的姿态,被男人的胳膊抱着,分开,随着男人
的鸡巴在自己小穴裏一下一下的进出,两只踩在水晶高跟鞋裏的美足的足趾,都
一下一下痉挛般的抽动,足尖和小腿绷成了一条直线,蜷紧着。

  「啊啊……痛……痛啊……快停下来……呜呜……停下……啊啊……」

  一直以来,珊多拉都知道自己的美貌会给自己带来危险,但她一直觉得凭着
自己的魔法,还有自己想要置身世外,不去摄取权利的洁身自好,可以保护自己,
却没想到,自己还是逃不脱奥莉薇娅的毒手,这个和自己出身于同一家族的女人。

  「啊啊……不行……不行……好痛……快拔出来……啊啊……疼啊……啊啊
……」

  一下下男人的鸡巴插入,还有自己再次忍不出的,想要用魔法尝试,却被项
圈上的电流电的浑身乱颤,下身处好像撕裂一样的剧痛,膀胱都在恐怖的电击下,
跳动着,从自己的双腿间喷出一蓬金黄的尿液。

  「啊啊啊啊……」

  「看啊,夜之女主被老大肏的尿了。」

  「怎麽?这就受不住了,妈的,老子的鸡巴还硬的厉害呢,骚货,哭什麽,
叫几声让我听听,叫啊,叫啊!!」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男人大声吆喝着,卖力
的动着自己矮魔般粗壮的腰身,粗大狰狞的鸡巴在好像打碎的花瓶般,被粗鲁的
撑开的蜜穴裏疯狂进出,每一次的捅进,都好像把满是利刺的大棒子插在珊多拉
的小穴裏面一样,让她生不如死的凄厉惨叫着,但又因爲难以想象的超人体能,
即便这麽举着珊多拉都没有一点不费力,反而把她的身子一下下向上抛起,颠的
上下甩动,一下一下的向上杵着。

  娇嫩的蜜穴被粗大的鸡巴插进,敏感的蜜肉被一下下好像生生割开一样撑开
的疼痛,每一丝蜜穴裏的褶皱都好像被撑开抹平,自己的蜜穴都好像被撑到极限,
一直顶到肚脐下面,甚至目视之中都能看到饱满的阴阜处有一根椭圆形的凸起,
一下下向上挺动的疼痛,让珊多拉几乎都快疯了一样的大喊着,哭泣着,雪白修
长的大腿根部都一下一下哆嗦着,踢蕩着,摇着螓首,「啪啪啪啪」,「啊啊
……不行……好疼……快停下……呜呜……不行了……好痛……啊啊……」然后,
又在男人居然在这种姿势之下,居然还有余力,把手伸到自己的双乳上,使劲的
揉捏着,抓着自己的奶子,无奈哭泣的夜之女主,只能在肌肉男的淫威下,一面
哀啼着,一面羞耻的呻吟起来。

  「啊……啊……」

  「肏!好好叫,叫的好听点!」

  「啊……好……好厉害……呜呜……嗯嗯……啊啊……好厉害……」

  「肏!我叫你叫的用心点,听没听到?」

  「啊啊……好棒……好大……好厉害……呜呜呜呜……大哥哥……你的男根
好厉害……珊多拉……珊多拉受不了了……」

  「肏!什麽男根,鸡巴,懂不懂?」

  「是……呜呜……大哥哥,你的鸡巴好厉害,肏的珊多拉受不了了……」

  「肏的你那裏?」

  「肏的……肏的我的私处……」珊多拉羞耻的哀啼着,配合着这个连脑子裏
都长满肌肉的男人,被满是青筋的鸡巴撑开的蜜穴和雪白的大腿根部,都变成了
一片红色,雪白的大屁股上和粉背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一下一下,每次鸡巴插进的时候,都夹裹着一丛珊多拉阴阜上的耻毛,还有
蜜穴的花瓣,一起钻进蜜穴裏面,挤压的珊多拉阴阜处的蜜肉都不断变形,「噗
嗤」、「噗嗤」的响起的水声,每一次拔出的时候,粗大瘆人的鸡巴,都带着湿
淋淋的蜜液,连带着那好像河蚌般娇嫩的花瓣,都被撑的好像一层透明的肉环一
样,紧紧箍在基思的鸡巴上。

  「肏!什麽私处!骚逼,知不知道?」

  「呜呜……是……是珊多拉的骚逼……呜呜……嗯嗯……啊啊……好厉害
……」冷傲的夜之女主哭泣的呻吟着。

  「啊啊……大哥哥的大鸡巴好厉害……肏的,肏的珊多拉受不了了……啊啊
……」

  「啊啊……珊多拉好开心……好舒服……啊啊……呜呜……啊啊……」

  一下一下,男人粗大的鸡巴在珊多拉的蜜穴裏来回进出,那种根本无法想象
的痛苦,还有胸前一对大奶子就好像要被碾碎一样,被男人的大手抓着,红润的
乳尖变爲两粒殷红的肉柱,从男人攥紧的手指缝间钻出,自己的一对奶子都像要
被捏爆一样,让珊多拉疼的放弃了最后一丝尊严,只求自己的呻吟可以让男人快
些射精,让这一切赶紧停下,但可悲的是,基思的体能却好的难以想象,即便用
这种姿势抽插了好几百下之后,都没有一点要射精的样子,最后干脆把珊多拉的
身子往上一举,就好像打桩机一样,任着她的身子自由落体的砸在自己的鸡巴上。

  「啊啊……」一瞬,巨大的肉棒借着珊多拉身子下坠的沖击,从宫颈口处一
下钻过,直捅到子宫裏面,自己的子宫都好像被洞穿了的感觉,让珊多拉的双眸
睁到极限,就好像要把肺裏的空气全都吐出来一样,使劲的张着小嘴,吐着小舌,
发出着「呵呵」的声音,然后,又在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给之下,后面的肌肉男
就再次抱着珊多拉的身子,猛力向上一抛。

  「马粪,别装死,继续叫,叫啊!」

  「啊啊……啊啊……好哥哥……好哥……呜呜……啊啊……」没有一丝甜蜜
的感觉,只有蜜穴裏一下一下被大肉棒插进,子宫壁处都被大鸡巴一下一下杵着
的疼痛的珊多拉无力的哭泣着,甚至声音都变得嘶哑,沈寂下来。

  「好哥哥……珊多拉好开心……好……好开心……」

  「啊啊……好棒……好大……呜呜……」

  「好厉……好……呜呜呜呜……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放过你?肏,今天晚上还长着呢,老子以后每天都会肏你,骚逼,以后每
天都会有一堆男人肏你,哈哈哈哈,快点,叫,继续叫!」

  「呜呜……啊啊……好棒……好……啊啊啊啊……」

  「啊啊……肏的珊多拉好舒服……珊多拉好喜欢……喜欢好哥哥的大鸡巴
……啊啊……啊啊……」可怜的夜之女主张着两条粉白的大腿,被基思的鸡巴插
的双腿一阵青蛙般的踢蕩着,悲惨的呻吟着。

  「哈哈,发财了,发财了,没想到这裏有这麽多好东西,看看这个,单是这
个拿去亚塞斯,都能卖好几十个金币吧?」

  「你脑子裏是不是有屎啊?这是肖像画,懂不懂,是贵族雇人给自己画的,
除了自己之外,谁会要这种东西啊?」

  深夜,亚塞斯远郊的暗影庄园内,一衆狩女猎人在抓住了着名的夜之女主珊
多拉后,又开始对整个庄园进行洗劫,他们将美酒食物还有能找到的所有金银财
宝,可以搬动的家具物什,全都集中在庄园大屋的大厅裏面。

  壁炉内,炉火正旺,一个个穿着破旧的皮甲或布衣的男人或坐或站,散在大
厅四周,一副硕大的等身像被摆在大厅中央,画像中,美丽的夜之女主穿着一袭
黑色蕾丝的礼服,优雅的身姿,倚椅而坐,身前之处,放着一把足有一人多高金
色的竖琴,十只曼妙玉指,搭在琴弦之上,做着优雅的弹姿。

  而此时,这幅画的女主人,却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姿势,不是坐在椅子上,而
是撅着一个雪白的大屁股,弯腰探身,上身和地面保持平行的,抓着一柄和画上
一样的竖琴的琴弦,任着一个个狩女猎人的玩弄。

  「快点弹啊,我们来的时候你不是就在弹吗?不是挺好听的吗?怎麽不弹了?」

  一声一声,紊乱的琴音,高贵的夜之女主的眼中透着愤恨,羞怯,又因爲被
封住魔力,无法反抗,只能慑于他们的淫威,弹奏着竖琴的琴弦。

  身旁四周,两个忠心的女仆,被一衆狩女猎人折磨的几乎不成人形,短发的
女仆四肢张开,大字形的躺在地上,手脚腕处被捆着绳子,係在大厅四周的家具
腿上,一个嘴裏缺了几颗牙,眼睛处还有道刀疤的农民,正用她刚才用过的短剑
的剑柄,插在她的小穴裏面。

  「快点,叫点好听的,大爷亲自动手你还不老实?」

  「嗯嗯……」短发的女仆咬着银牙,怒瞪着折磨自己的佣兵,但雪白的双腿
却和主人的英气完全相反,受不住的颤抖着。用金属丝缠绕的短剑的剑柄,一下
下在她被肏的红肿不堪的小穴裏面来回进出,每一次插入的时候,都挤出一团掺
着耻毛的白色浆液,每一次的插入,拧动,都让她疼的浑身一颤,眼中噙满泪水。

  一个个狩女猎人揉着她被揉捏的红肿的奶子,还有下身,上下起手。

  另一边处,长发的女仆则是被绳子捆着,悲惨的跪在地上,一对比自己女主
人略小一些,但也是十分丰腴的美乳,被从上下两端用绳子紧紧捆住,再从中间
穿过,勒成了两个紫红色的圆球的形状,就连两粒粉红色的乳尖都被两根细细的
线头捆着,拽的好像要从乳房上撕下来一样,拿在另一个狩女猎人的手裏,拽着
女仆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着。另一个恼恨着长发女仆捅了自己一刀的狩女猎人,一
手拄着根用衣架做成的拐杖,一手举着一条狩女猎人们专用不会留下伤疤的皮鞭,
一下下狠狠的抽在她的身上。

  啪!

  啪!

  啪!

  啪!

  「肏,骚货,刚才捅大爷捅的很开心是不是?来啊,再捅一下试试啊!」

  「呜呜……呜呜呜呜……」

  长发女仆声嘶力竭的惨叫着,呜咽着,因爲被绳子拽着乳尖的缘故,必须挺
胸擡头的扭着自己圆翘的屁股,艰难的在地上蹭着,在屋中一圈一圈的绕着。

  「肏,你们玩归玩,别给玩坏了,这骚货能卖不少钱呢。」旁边处,一个啃
着奈尔法火腿的狩女猎人一面喝着酒,一面淫笑的说道。

  「怕什麽,不就是个骚货吗?亚塞斯多的是,真要是玩坏了,就卖到最下等
的妓院去,那裏的穷鬼才不管她们长什麽样呢,只要有屄肏就行。」说完话后,
拄着拐的狩女猎人又是一鞭子抽在了长发女仆的胸上,打的她的一个奶子都是好
像要爆开的一颤。

  「啊啊啊啊……」长发女仆身子一歪,差点疼晕了过去,又因爲奶头被拽着
的缘故,被扯的老长,身子都倒不下去的悬在那裏,「疼……好疼……呜呜……」
颤声哀啼着。

  一声一声,长发女仆被皮鞭鞭打的声音,还有一个个好像魔鬼一样丑陋的农
民的笑声,高贵的女庄园主强忍着不去看去,身后,一个已经不知肏过她多少次
的农民,正拿着一根黑色的法杖,在女贵族的小穴裏来回捅着。

  「肏,快点弹啊,怎麽,老子亲自伺候你你还不弹?」

  「不……不是……」高贵的夜之女主痛苦的摇着螓首,黑色的秀发上沾满浑
浊的白浆,自一边香肩滑下,遮着一边俏顔,一对丰挺的大奶子,垂在身下,却
没有受到一点地心引力的影响,依旧是两个饱满圆球的形状,又圆又鼓,随着身
子的颤动,颤颤巍巍的晃着。

  下身处,粗大的法杖根部插在自己的蜜穴裏面,那种无法形容的羞耻,还有
疼痛,自己已经不堪摧残的蜜穴被冰冷的金属物硬生生的捅开,红肿的蜜穴嫩肉
被金属棒子撑开褶皱,插进裏面,一直顶到宫颈口处,在自己的小穴裏来回搅动,
就好像刀割般的疼痛,还有,因爲这种缓缓的动作,转动,自己的屁股都像要撕
裂之下,又无法忍止的,下身处渐渐升出的一丝快感,让珊多拉羞耻的摇着脑袋,
一只只青葱般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美甲,挂在琴弦之上,那种从身子裏升出的瘙痒,
还有耻辱,又让她的双腿一阵打颤,八字形向外分开站着的修长雪白的美腿上都
沾满了晶莹的汗滴,一双踩在黑色高跟鞋内的双足的足踝,那两根一柱擎天的雪
白韧筋,都微微的颤动着。

  几个剩余的狩女猎人,围在珊多拉的四周,揉捏着夜之女主早被揉捏的红肿
的奶子,把她的乳头当做玩具,使劲掐着,就像拉着猴皮筋一样向下拽去,把她
的奶子当做抹布,蹭着自己的鸡巴,用她的乳头蹭着自己的龟头,让她疼的死去
活来,还把手伸进她的小嘴裏面,让她把嘴张开,掐着她的舌尖,让她把舌头吐
出来,然后又把一只水晶高脚杯拿了过去,让她去舔杯子的底座,就像给男人嘬
鸡巴一样,舔杯子的下面。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高傲夜之女主一面顺从的
吐出一抹丁香小舌的舌尖,舔着杯底的下面,红嫩的小舌粘在圆型的水晶底座上,
一点点的画着圆圈,在上面留下一片晶莹的口涏,一面小声念道。

  「放,怎麽可能放呢,你知道你在亚塞斯值多少钱吗?」

  「如果你们要钱的话……」

  「肏,老子要的不是钱,就是肏你!」不远处,一直在喝酒的基思又是一声
大喝,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把那个用法杖捅着珊多拉的手下往旁边一拽,照着
夜之女主的肥大屁股就又是一下。

  「啪!」的一声,直让珊多拉那一直身娇肉贵保养得宜的粉嫩圆臀上又多了
一个红红的掌印,一阵臀波蕩漾。

  「啊……」

  「骚货,站好了!」

  「对,继续舔!」

  黑色的法杖继续插在夜之女主的蜜穴裏面,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不断从庄园女
主那高贵的蜜穴裏边,向下滴落,落在双脚间的地面上。

  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男人从后面抓着夜之女主的圆大屁股,拇指扣在菊穴边
上,用力把她的屁股向两边掰开。

  「咕呜……」

  夜之女主的屁股就像撕裂般的疼着,娇小的菊穴雏纹都被掰的向着四周绽开,
露出一个小小的粉色的小洞,就像一张小嘴一样,紧张的啜动着,整个身子都因
爲恐惧和害怕,想起他们刚才强奸自己女仆屁眼时,女仆的惨叫而战粟真。

  她一面继续乖乖的舔着面前的杯子,就像舔着鸡巴一样,张开小嘴,将整个
杯子底座全都含进小嘴裏面,小脸的腮帮子都被撑的鼓起,嘬着杯底和杯身之间
的水晶柱,动着自己的嘴巴和舌头,来回含动,从口角处涏出一缕银色的唾丝,
一面又祈祷着诸神可以帮帮自己。但是,诸神在今天却好像根本没有上班……

  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男人,一手抓着自己的鸡巴,顶在女贵族绽开的菊穴上,
粗大的龟头猛力向裏一杵。

  「呜呜……」立即,夜之女主就是一记闷声惨叫,白皙的贝齿紧咬着口中的
水晶杯柱,几乎都把杯柱咬断,屁股上的臀肉都瞬间绷紧,中间的菊肛口处,化
出一抹撕裂的鲜红,一缕红色的鲜血,顺着被基思的大鸡巴插进的菊穴口的下面,
缓缓流出,一滴滴的向下滴去,落在那些白浊上面。

  「呜呜……」夜之女主撕心裂肺的呜咽着,仰着螓首,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
上的嫩肉都在颤抖着,然后,又是一下,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男人就再次一挺腰
胯,粗大的鸡巴往珊多拉的菊穴裏又是狠狠一杵,高贵的夜之女主的秀顔都疼的
变形了的,蹙紧眉梢,白大的屁股上的臀肉都疼得颤抖着,双腿间处,又是一蓬
金黄的热尿喷了出来。

  「呜呜……」

  「哈哈,骚逼又让老大肏尿了!」

  「哈哈,还是老大厉害啊!」

  「老大,继续干这个骚货。」

  「肏,这有什麽,老子可以一直干到天亮!骚货,赶紧叫起来,快点!」

  连脑子裏都是肌肉的男人粗鲁的吼道,照着珊多拉翘挺粘满精斑的美臀上就
又是一巴掌,直把夜之女主的屁股打的又是一阵肉波浪颤,粗大的鸡巴又是往裏
一挺,一直挤到肛肠的拐弯口处,都快把珊多拉的肛菊顶穿了,猛力的抽插起来。

  「呜呜……」高贵优雅的夜之女主无力的哭泣着,只觉自己的屁股都好像被
撕成两半一样,娇嫩的肛肠在铁棒一样的鸡巴的插入下,似乎都被磨破,基思的
鸡巴,都似乎要顺着自己的喉管,要从自己的胸膛顶出来一样,再次的,啜泣的,
呻吟起来。

  「好……呜……好厉害……基思主人……呜呜……嗯嗯……基思主人的大鸡
巴好厉害……」

  「肏的……肏的珊多拉的下面……」

  「肏,什麽下面,屁眼,懂不懂?」

  「是,是屁眼……呜呜……肏的珊多拉的屁眼……呜呜……好……好舒服
……」

  她羞耻的哭泣着,尽量压着哀啼的呻吟着,高贵的夜之女主,亚塞斯远郊暗
影庄园的女主人,以优雅和高傲着称的女贵族,如果在和平的年代,不,甚至在
昨天的时候,都是人人敬仰,敬畏,仰慕,曾打退过不知多少狩女猎人的女人,
但是现在,却只能含羞受辱的哭泣着,撅着自己的肥大屁股,让后面那个连脑子
裏都是肌肉的大老粗给自己的屁股开苞,按照他的要求羞耻的呻吟着,发出着叫
床的声音。

  「啊啊……好厉害……呃呃……好……好棒……」

  「主人的大鸡巴……干的……呜呜……干的珊多拉……啊啊……珊多拉好开
心……」

  「珊多拉的屁股……屁股好痒……呜呜……好喜欢被主人……呜呜……被主
人肏……」

  「哈哈,这骚货天生就是个婊子吧?叫床叫的比妓院裏的婊子还专业。」

  「哈哈,看,她都翻白眼了,老大好厉害啊!」

  「骚货,是不是特别喜欢我吗老大肏你屁眼啊?」

  「是……是的……珊多拉好喜欢……呜呜……好喜欢好哥哥肏珊多拉的屁眼
……啊啊……」

  夜之女主悲惨的呻吟着,一对肥大的奶子也被刚才的农民抓着,肆意的揉着。

  一下一下,张开的美腿间,男人的大鸡巴在菊穴中来回进出,每一次插入,
都把她的翘臀撞成一片平板,粗大的鸡巴就像生在她的屁股裏面一样,深埋在她
的臀肉裏面,把菊穴口处都顶的完全看不到的。每一次拔出的时候,都会连带着
一层透明,薄薄的红色肉膜,就像一层肠衣一样,裹在基思的鸡巴上。两人交合
的部位下面,那根黑色的法杖也是继续插在珊多拉的小穴裏面,因爲身子的颤动,
一下一下的晃动着,就像一条末端是个黑色圆环的尾巴一样抖颤着。

  「哈哈……好厉害……主人……主人的大鸡巴……好厉害……」

  「珊多拉好……好喜欢……呜呜……」

  「啊啊……珊多拉的下面好痒……主人快些……快……呜呜……」

  高贵的夜之女主控制不住的哭泣着,只有腰间缠着被撕碎的黑色长裙的身子
控制不住的一下下向前蹿着,甚至都抓不住竖琴的琴弦,向下折去,又被基思拽
着胳膊,拉了起来。

  一下一下,每一次鸡巴拔出的时候,晶莹粉嫩的肛肠都裹在上面,就像包裹
着一层粉色的水晶一样,闪亮诱人,还有一缕缕的鲜血夹带而出。

  每一次插进的时候,鸡巴都顶到肛肠拐弯处的末端,在再没有通路之下,都
顶的肛肠向前硬挤出几寸,继续撕扯着珊多拉的菊肛,沖击着她的子宫和内髒,
让珊多拉疼的蹙紧眉头,就感觉自己好像死了一样。还有那根紧紧的插在自己小
穴裏的法杖,隔着薄薄的粘膜,和鸡巴挤压在一起的感觉,让珊多拉都分不清自
己究竟是真的在呻吟,还是假装,只是想尽情发泄一切的凄厉大叫着,「好哥哥,
好哥哥的大鸡巴好棒,好棒……」

  「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肏的珊多拉好开心……啊啊……啊啊…

  …」

  「好热……好热……珊多拉好喜欢……呜呜呜呜……喜欢好老公的大鸡巴
……舒服……好舒服……」

  直让她的双眸都是一片翻白,仰着身子,胸前一对大大的奶子,都随着抽动,
来回来去的前后摆动着,啪啪啪啪,一下一下,肥大的乳肚拍在雪白的胸肋上,
都把下面的白肉砸的一片绯红,两粒肉柱般的红豔乳头,都是跟着一下下的来回
晃跳着。

  「哈哈哈哈,这有什麽,老子今晚要玩你一晚上。肏,给老子好好的叫!」

  「啊啊……大哥哥的大鸡巴好厉害,插的珊多拉好舒服。」

  「不要停……啊啊……我还要……呜呜……啊啊……」

  「我……呜呜呜呜……」

  直让她那淫蕩的呻吟,在庄园内不断徘徊,连同那些佣兵的笑声,还有女仆
的哭声一起,在这座庄园内持续了一晚上之久,直到第二天天亮时,才渐渐歇止
下来。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